<sub id="9jhbv"><delect id="9jhbv"><ins id="9jhbv"></ins></delect></sub>

      <sub id="9jhbv"><dfn id="9jhbv"></dfn></sub>

      <sub id="9jhbv"><dfn id="9jhbv"></dfn></sub>

        <address id="9jhbv"><listing id="9jhbv"></listing></address><address id="9jhbv"><dfn id="9jhbv"></dfn></address><address id="9jhbv"><var id="9jhbv"><mark id="9jhbv"></mark></var></address>

        <sub id="9jhbv"><dfn id="9jhbv"></dfn></sub>

            新聞中心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媒體看婦院
            致敬中國醫師 | 手術臺上的醫生俠侶:默契搶救大出血產婦,清晨又各自回到工作崗位
            作者:信息來源:發布時間:2020/08/10 08:48:33

            24小時,1440分鐘,86400秒鐘。

            每一天的每一小時,每分每秒,他們,都在默默地守護著這座城市的每一個生命,拼盡全力也在所不惜。

            8月19日,第3個中國醫師節即將到來。我們將鏡頭定格杭城各大醫院的午夜時分,記錄蒼茫夜色中白衣戰士們那些不為人知的搏殺與守候。

            “凌晨一點·中國醫師節,致敬生命守護者”系列報道,從今天起將于錢江晚報陸續推出。

            謹以此,致謝、致敬中國醫師!

            首篇推出的,是來自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婦產科醫院的手術室醫生俠侶故事——

            凌晨時分,浙大婦院麻醉科醫生呂昌成正在家里熟睡,一個緊急電話把他吵醒:一個產婦大出血,趕快來醫院!

            此時,他正在值夜班的妻子,產三科醫生舒淑娟已經忙著和家屬溝通、下醫囑,啟動了搶救程序。 

            半小時不到,這對醫生夫婦在醫院會合,一起走進了深夜的手術室…… 

            給兒子留下紙條,他在黑夜中趕赴“戰場” 

            作為產科搶救小組的一員,呂昌成的手機常年24小時開機,無論多晚、多累,只要搶救電話響起,他總能條件反射式地在前幾聲就接起電話。 

            當天晚上,他在家陪讀初中的兒子寫完作業,早早就上床休息了,而妻子舒淑娟正在醫院值夜班???點時,一個焦急的急救電話打破了深夜的寂靜。 

            電話那頭,同事言簡意賅地告訴他,一個產婦胎盤早剝,大出血,需要緊急手術。呂昌成一下子清醒過來,起床穿衣,匆匆開車往醫院趕。離開前,他給兒子留下一張紙條:爸爸去搶救了,早飯自己解決。 

            從家里到醫院,白天開車需要半個多小時。凌晨的街道空曠暢通、車輛稀少,呂昌成擔心著病人,忍不住提了提速,路上用了不到20分鐘。

            浙大婦院產科手術室燈火通明,分不清白晝黑夜,舒淑娟和夜班同事們穿梭其間,忙著術前的準備工作。像呂昌成一樣,搶救小組其他10幾名醫生也已從杭城的四面八方趕來,集結完畢。 

            手術床上躺著懷孕37周的李女士(化名),她因胎盤早剝引發大出血。這是妊娠中晚期最嚴重的并發癥之一,發病急、進展快,嚴重威脅母親和胎兒的生命。 

            手術門關閉,“手術中”的指示牌亮起,一場硬仗開始了。

            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 

            在家聽妻子的,在手術室聽丈夫的 

            李女士的這臺手術完全不在計劃之中。她白天來浙大婦院常規產檢查出血壓偏高,被初步診斷為重度子癇前期,當天下午收治入院,醫生原本打算第二天給她做剖宮產手術,終止妊娠。 

            但到了凌晨,產科病房護士發現她突然大出血,情況十分危急。值班的舒淑娟檢查、評估后,當機立斷決定呼叫搶救組,緊急手術。 

            白天人還好好的,大半夜突然病情危急,李女士的家屬一時無法接受,焦急萬分?!斑@是我們第一個孩子,我老婆還年輕,你們一定要救他們??!”患者老公帶著哭腔哀求著。 

            舒淑娟出面溝通,她一邊條理清晰地講解治療方案,一邊安撫情緒失控的家屬,“情況雖然比較兇險,但我們醫院在這方面經驗很豐富,你們要相信醫生?!?nbsp;

            作為麻醉科醫生,呂昌成經常和不同的產科醫生合作,最默契的當然還是自己的妻子。手術中,這對醫生俠侶既有同事間的專業,又有夫妻間的默契,配合得天衣無縫。一句話只講了一半,對方就迅速明白是什么意思,行如流水地提前進入下一個操作。

            呂昌成(中)和舒淑娟(右)手術中 陶熙文/攝

            舒淑娟說,他們之所以配合得好,一方面是無條件信任對方的技術和能力,另一方面是感受到一種陪伴的力量。驚心動魄的搶救之夜,你在,我就安心了。 

            呂昌成則開玩笑說,“平時在家里聽她的,在手術室她要多聽我一點?!币驗槭中g醫生專注于手術本身,而麻醉師“眼觀八路、耳聽四方”,時刻都在觀察、評估病人的情況,從而對手術醫生做出指導。

            李女士的剖宮產手術中,他就要根據產婦的出血狀態來告訴妻子用什么止血藥、什么時候用藥、用多少劑量。 

            總體來說,李女士的手術進行得還算順利,她成功生下了寶寶,母子平安。術后,她和寶寶都被送到病房繼續觀察。這時,東方漸漸發白,天亮了。 

            兒子醒來看到爸爸留的紙條,習以為常地發了條微信問,“病人救回來了嗎?”然后從冰箱拿出牛奶和面包,湊合吃了頓早飯。 

            舒淑娟從手術室出來,無縫銜接地回到病房查房,這是她夜班的收尾工作;呂昌成洗了個澡,也馬不停蹄地回科室上班了。即使一起奮戰了大半夜,他們都沒空一起坐下來吃個早餐。

            新聞+

            【提問醫師】

            Q:相比10年前,你有了什么變化?

            呂:我的老校友,湘雅老前輩張孝騫教授說過:病人以性命相托,我們怎能不誠惶誠恐,如臨深淵,如履薄冰。我現在比10年前更有體會了。 

            Q:身為醫生,你有沒有害怕的時候?

            呂:曾經有一次產婦大出血,手術臺上很難止血,看著病人血壓很快往下掉,自己毫無辦法,那時候很害怕,不過最后通過直接頸內靜脈大流量灌注血液,臺上有經驗的醫生也止住了血,最后產婦轉危為安。 

            Q:如果有考生問你:叔叔/阿姨,我想學醫……你會怎么回答?

            呂:做醫生的職業成就感還是比較高的,只要不怕辛苦,以后醫生是一個好職業。 

            Q:如果夫妻倆工作中意見不統一,如何處理?

            呂:聽老婆的沒錯 

            Q:兒子最常跟你們說什么,你們又想跟他說什么?

            呂:兒子最常說:早點回來。我們想跟他說:最簡單的一句話:健康成長。

            呂昌成為產婦麻醉中

            【浙大婦院的深夜朋友圈】
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聯系方式
            • 婦院微信

            • 婦院微博

            浙公網安備 33010202000574號

            版權所有: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婦產科醫院   浙ICP備05080900號
            Copyright ? 2016 Women's Hospital School Of Medicine Zhejiang University

            金沙棋牌